快訊

VNonline越南在線/越南對食用油正確做法反而害了頂新

文/戴發奎

頂新油品是一個對執行做法認知錯誤下的犧牲品,魏應充只是螢惑守心下的替罪羊…

儘管越南工商部已經明確回覆,指稱2012年1月到2014年6月大幸福出口到頂新的45件出貨貨櫃,經檢驗公證公司檢測這些出貨貨品都是「適於人體使用」,卻還是讓以台灣觀點看世界的人認為頂新的油品是豬吃的。

實際狀況是越南胡志明市農業及農村發展廳確認2011年至2014年之間,供製作食品之動物油脂出口條件,並不要求「食品安全條件合格生產廠商證書」。也就是說是不是可供人食用的油在2014年以前「食品安全條件合格生產廠商證書」非必要條件,更不是出口食品強制要求的條件。於是大幸福為出口食用油到台灣只能透過第三方Vinacontrol檢驗公證公司出具報告,證明油脂可供人食用。好巧不巧,台灣這方面在2012年以前進口油品只需向海關申報,到2012年衛福部才開始管理進口油品,也就是頂新開始從越南大幸福進口油的同一年。

任何一個在上層想到的社會政策,如果你沒想的特別明白,在一個廣大的社會系統當中,一旦鋪開造成的負面效果,也許是始料未及。在我們現代的社會當中,那些自稱的專家及媒體,經常會拋出一些非常簡單的解決方法,比如是地溝油(劣質油),他們說以嚴刑峻罰加強管理,關他個十年八年,再不然就槍斃,看還有沒有人敢用劣質油。

台灣法院雖不是吃素的卻也心知肚明頂新的油品沒有問題,倘若以此當作理由將頂新負責人魏應充關押入獄,勢必法理上站不住腳,在民氣尚可用時以「包裝上的橄欖畫太大顆了」,法律用語叫做「商品標示不實」,判詐欺罪而入獄服刑。法院及主管機管不負責澄清魏應充定讞入獄的理由,間接誤導民眾以為油真的是有問題,進而產生頂新事業群所有商品遭到拒買連坐,頃刻間曾經是台灣之光的頂新食品被台灣人糟蹋到無以復加。

所謂的賠錢的生意沒人幹,殺頭的生意有人做,殺人解決不了問題,這需要付出監管成本。為防止使用地溝油,每一個夜市小吃攤,每一個小餐館的廚房裡都要派出一個公務人員看著,這又衍生出另一個問題,怎麼去避免公務員和老闆勾串成奸,於是又在每十個公務員之上又派一個監察幹部看著他們,整個系統一旦搭建成,其代價將是整個社會要為這個制度付出極大的成本代價。要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方式就是靠市場自我發育,把數百家千家做油的變成商業寡頭,一方面是這些具有一定規模的公司不會為了省一點購油成本讓他們的整個事業群股價暴跌,一方面是政府更便於管理,以美國為例,只要是涉及到難以管理,比如是工業用油品、食用油品、電力、鋼鐵…都被美國政府有意無意的栽培成寡頭經營。

越南政府之所以沒有地溝油的社會事件傳出,是因為他們明白上述的道理,以越南目前食用油市場尚無法形成寡頭經營,於是主管越南食品安全的工商廳採取查核食品本身重於製造廠商,也就是不以台灣認同的以頒發食品認證方式,而採龐大督察食品安全衛生編制,地毯式的為食品衛生安全把關,雖付出了巨大的社會成本,但也不失在客觀的環境下唯一有效解決問題方式,可以說越南政府是看到了問題。

之前我在台北市永吉路的日式餐廳,固定半個月就會有人來收取我們炸豬排用過的廢油,這些餐廳用18公升的炸油從打開桶蓋倒進油炸機裡,當使用到油的顏色從金黃轉咖啡色時,油差不多就已經開始變質,不能再用在人吃的料理上,如果繼續使用就會產生異味及冒白煙現象,這是最基本的化學常識。剛開始我以為這些廢油回收是要付清運費用,沒想到廠商還倒給我200元。一桶原價800元用過的廢油還可以賣1/4價錢,令人不免產生疑竇,這才是我們的政府要管的油品。

台灣的「食品安全條件合格生產廠商證書」看似先進,在油品百家爭鳴,沒有成為寡頭市場,又沒有像越南那樣編制有龐大的查核人力,反而指責越南那樣的做法是落伍,只要求一張過去式的食品安全條件合格紙張,否則就是劣質油是豬吃的油,到底是誰不進步。

這讓我想到了發在2016年「螢惑守心」天文現象,也就是火星在繞著太陽公轉運行時每隔32年至200年不定期會倒退嚕約72天,之後再繼續前進,這在古代中國被認為是在位者倒行逆施大凶的天象。公元前7年西漢成帝在位期間就發生了一次「螢惑守心」現象,漢成帝不能下罪己昭,為轉移施政不當造成民不聊生焦點,強加罪名並賜毒酒給年邁六十即將告老還鄉的宰相翟方進,隔年漢成帝暴斃,王莽篡位,西漢亡。2016年發生了雄三飛彈誤擊、華航大罷工、一例一休通過以及蔡英文當選台灣第14任總統。

只能說魏應充是台灣政府的翟方進,為台灣食用油品管政策不當首尾無法兼顧下殺雞儆猴的替罪羊。越南政府對食用油檢查的進步做法反而害了頂新,真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在一般民意普通的判斷和洶洶的道德結論之後,還有一個叫正義的東西在,那東西並不是民意,民意是一件需要馴化的東西。很可惜的是台灣的司法忘記了法律和審判所需要的人工理性和知識必須是像他們那樣的人,經過長期的訓練,才可能獲得,台灣自認為比中國大陸民主,這不是一個非常值得我們深思的提醒嗎。頂新案及魏應充入獄鋪開造成的負面效果,借用法學博士章敬平所著《民意斬殺富二代》書裡的一段話「民意勝利了,輿論勝利了,媒體勝利了,法律卻被蹂躪的遍體鱗傷」。

-本文轉載自VNonline越南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