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米糠油事件將屆40年,中毒陰影至今難擺脫

說起台灣史上最嚴重的食油危機,不可不提1979年發生在台灣中部的「米糠油多氯聯苯中毒事件」。當年因米糠油內含有多氯聯苯,造成2000多名消費者食用後中毒,不僅飽受皮膚病變、免疫系統異常、罹癌等症狀所苦,且到現在體內都仍有毒素殘留;然而,他們卻未曾從肇事廠商得到合理的賠償,政府從事發的危機處理到後續措施也十分不足。

盲校師生陸續出現怪病,幾經波折終於找出原因

1979年初,位於台中大雅的惠明盲人學校,開始向經銷商「豐香油行」購入米糠油來炒菜並供應給學校師生食用。沒想到,4月開始,許多師生開始出現指甲發黑、皮膚佈滿會癢痛的痘痘(即氯痤瘡)等症狀,校方參考醫師意見,從環境清潔、飲用水甚至加高煙囪等方面改善,出現症狀的學童卻不減反增,直到人數從10人、20人,急遽增加至近百人,醫師才驚覺應是食物中毒,校方也立刻封存平常用的米糠油、醬油等食材,並通報地方衛生單位。衛生局派員前往學校,採取中毒師生的檢體及食材樣品進行重金屬、細菌等檢測,卻查不出任何結果。

此時,附近的興發工業、慶陽紡織等公司,也傳出員工陸續罹患同樣病症。比對雙方廚房常用食材,發現他們都使用豐香油行的米糠油,才知道是油品出了問題。然而,由於當時台灣在醫療、公衛方面的資訊與技術皆嚴重不足,仍無法得知油裡究竟有怎樣的毒素。

後來,因為日本曾在11年前(即1968年)發生過大規模的「油症事件」,當時日本九州地區的居民食用含有多氯聯苯的米糠油後中毒,其症狀和惠明學校的師生一模一樣;衛生署便將檢體送往日本檢驗。然而政府在檢測結果未證實前,因不敢貿然發佈米糠油受污染的消息,使得其他民眾在這半年的時間裡,仍毫不知情地繼續食用已遭污染的米糠油,進一步擴大了受害者的範圍。等到檢驗結果出爐時,台中、彰化、苗栗、新竹等地已有多達16人死亡、2,000餘人中毒,身心皆受到重創。

管線破裂滲入多氯聯苯,「彰化油脂公司」是源頭

1979年10月,日方的檢驗結果顯示,含量超過百萬分之5(5ppm)即會對人體造成危害的多氯聯苯,在台灣送去的兩份檢體中竟高達65ppm、108ppm,含量十分驚人。確認是米糠油造成的中毒事件後,衛生署才趕緊呼籲民眾停止食用問題米糠油,並查封豐香油行、油行的上游製造商「彰化油脂企業公司」(簡稱彰油或彰化油脂公司);彰油的負責人陳存頂、總經理黃文隆,與豐香油行負責人劉坤光也被收押。經過調查發現,製油工廠的脫臭器排氣口、排氣口下方的土地,多氯聯苯濃度都特別高,廠區作業員也有出現中毒症狀,這才確定真正的肇事者就是彰化油脂公司。

原來,在提煉米糠油的過程中,需經過一道加熱脫臭的程序,以去除油品的味道;加熱的方式並非在外部用火烤,而是在油槽內通入一根裝有耐高溫液體的熱媒管,透過將熱媒加熱的方式來間接加熱油脂。然而管線在反覆加熱後卻逐漸出現裂痕,使得做為熱媒的多氯聯苯滲出,卻因無色無味,製造商也渾然不知。

多氯聯苯是一種人工合成的化學物質,因為具有良好的耐熱性與絕緣性而在早期被廣泛應用在農藥、變壓器、防火材料等工業製程中。然而,它也是人體難以代謝的致癌物質,且加熱後還會產生類戴奧辛的劇毒「多氯夫喃」。這些毒素容易累積在生物的脂肪組織,半衰期長達八年,造成腦部、皮膚及內臟的疾病,並影響神經、生殖及免疫系統,甚至會經由母體胎盤或哺乳傳給胎兒,成為所謂的「可樂兒」、「油症兒」,出生時會有皮膚發黑、眼瞼浮腫、免疫功能受損等問題,並可能有發展遲緩、注意力不集中、攻擊性行為等情形,彰化縣甚至傳出有受害者第三代仍受到多氯聯苯影響的案例。

製造商關廠轉讓、經銷商被判無過失,受害者無處求償

受到如此嚴重的傷害,受害者當然想要找到人負責。對於賣油給消費者的經銷商豐香油行,雖然法院曾一度判決負責人劉坤光有罪、應賠償受害者1億2千萬元;但在數次更審過後,最終法院認為,劉坤光是合法向製造商批發油品,未參與製造,難以認定對於油品受到汙染有預見可能性,沒有過失。此外,也無法舉證他有已經知道油品中含多氯聯苯後仍繼續販油的情事,因此劉坤光在刑事上無罪,民事部分也因無過失,判決不須賠償。

而製造商彰化油脂公司在刑事責任部分,負責人陳存頂於審理期間因肺癌從獄中保外就醫後不治;總經理黃文隆最終則被依過失致死罪判刑2年3個月。民事訴訟上,受害者雖曾向彰化油脂公司求償,但因負責人陳存頂死亡、該公司又已轉讓,沒有索賠對象,因而終止審理。之後雖然再對陳存頂繼承人與黃文隆提出民事訴訟,卻仍沒有拿到任何賠償。

我們能做的:給予理解和支持,而非用謠言造成二次傷害

米糠油中毒事件,促成了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成立、國家賠償法實施、衛生署環保局的成立等等,是台灣食品污染防治的重要里程碑;2008年,紀錄片《油症:與毒共存》問世,「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成立,這群來自學術、醫療、法律、社運及媒體界,關心油症議題的受害者及非受害者的成員,不斷為了油症受害者的權益奔走,成功讓中部豐原醫院及彰化基督教醫院恢復「多氯聯苯特別門診」、公部門同意補助患者住院部分負擔醫療費用等。2015年,立法院也通過《油症患者健康照護服務條例》,讓因油症去世的患者遺眷,得申請20萬元之一次撫慰金,聊表慰藉。

然而,米糠油事件,也終究像任何曾經喧騰一時的社會新聞一樣,漸漸地沉寂、被世人遺忘。偶然再次被社會關注,竟是因2013年食安風暴時,成為網路謠言「頂新就是30年前米糠油事件肇事集團」的一部分。當網路流傳著米糠油事件的兇手是毫不相干的魏家頂新集團,或許能因搭上時事而引起注目,但扭曲的事實,卻可能使當事人感到混亂、迷惘,並非好事,甚至可能造成二次傷害。如今,米糠油事件已發生將近40年,我們能做的,應該是認真了解當時發生的故事、理解受害者的處境、給予捐款等支持、關心政府對食品安全的管理政策等,而非轉傳將悲劇改寫成鬧劇的網路文章,可能才是較為適當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