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檢察官明確表示 頂新越南油不是回收油

頂新越南油案經過一、二審,現正上訴至最高法院中。本案一審判決無罪,二審雖然翻盤重判,但同樣都證明,頂新越南原料油不是回收油、餿水油。

一審就定調:本案與餿水油、回收油無關

2014年10月,食藥署接獲駐越南代表處轉越南工商部的電報表示,大幸福公司(即頂新在越南的供應商)的油類產品主要作為「飼料用」,再加上檢察官倉促隨便地採樣,驗出了錯誤的數據,使檢察官認為大幸福公司的油品必定為回收油等劣油,因而火速起訴頂新製油公司,也引發了社會的軒然大波。

但,隨著法院重新採樣送驗後證實油品並非回收油、地溝油、餿水油,審判長在審理期間,也說明「檢察官起訴的事實,是『頂新向越南大幸福購買越南家庭熬油業者的油脂後,加以精鍊後,以食用油販賣』的行為,沒有部分媒體和名嘴所說的取自回收油、餿水油及廢棄油脂的情形」,本案在一審就確認了頂新油和強冠案的餿水油、回收油是完全不同的。

飼料油不等於廢油 應回歸品質檢驗

因此,接下來要討論的爭議就在於,越南工商部函文所稱的「飼料油」,究竟代表什麼意義?

參照《飼料管理法》對於飼料的定義與鑑定人朱燕華的意見,會發現「飼料用」與「食用」,其實是依照「使用的目的」作為區別,而不是以「品質」作為區分,CNS所規範的「食用豬油」、「飼料用豬油」標準,指的也並非來源而是成品端,是終端使用的用途。對於來源,兩者都僅規定應來自健康無病的豬隻。也就是說,若要用CNS的標準來檢驗頂新油,所要檢驗的應是在市面上買得到的成品,而非尚未完成製程的原料。

又如,澳洲農業官方單位所核發的食用牛油證明文件上就寫道,「於屠宰時,原料來源牛隻均經過生前檢查,並被判定為適合人類食用……產品經後續處理後可作人類食用,或不經處理直接作為飼料或工業牛脂使用」,可見所謂的「飼料油」,其實就是「未經精煉的原料油」,在尚未精煉去除雜質的情況下,只能做為飼料用;在精煉後確保安全無虞、品質穩定,就可做為食用,所以並不是民眾所想像的,飼料油就一定是壞掉的油、回收的油。

因此,越南函文雖然提到大幸福公司的油類產品主要作為飼料用,代表的意義其實是「大幸福公司販售的是尚未經過精煉的原料油」,其他企業購買後,若要製造為飼料,則可直接使用;若要供人食用,則需經過後續處理(即精煉),也就是頂新製油在購入原料油後要做的事。

因此,一審法官自然認為不能僅因為函文提到是飼料油,就代表大幸福的油品不可在精煉後供人食用,油品本身的品質才是重點。一審於是傳喚了許多專家證人到法庭上陳述專業意見,認為大幸福油品在各項檢驗結果都顯示並非回收油、餿水油,而酸價、總極性化合物、重金屬等數據,都在適合製成食用油的標準內。此外,大幸福也取得越南檢驗單位核發的食用豬油證明文件,品質並無疑慮,因而判決頂新無罪。

二審雖判有罪 仍明顯與回收油無關

一審無罪後,檢察官雖然上訴,但也撤回了對於回收油部分的指控,並在開庭時表示「本案沒有起訴地溝油或回收油」,表示檢察官也同意本案並無回收油的犯罪嫌疑。但,檢察官仍堅持,越南工商部函文指既然寫了「飼料用」,也沒有取得「食品安全證書」(越南企業獲准從事生產經營人類食品之先決條件),就代表該產品是不適合人體食用的。

另一方面,身為越南食用油主管機關的越南農業廳則發出公文說明,「越南大幸福公司經營出口供生產飼料及當作食品原料的動植物油脂滿足客戶質量要求,不屬於『食品安全認證書』頒發的對象」,其實除了再次證實飼料用的油脂也可以是食品原料的油脂,也說明了為何大幸福沒有「食品安全證書」,是因為大幸福販賣的並不是食用油,而是原料油,當然不需要該證書。

不過,二審法官選擇採信檢察官的說法,認為「飼料油=欠缺可供人食用之品質的油」,因為大幸福公司沒有食品安全條件證書,不得從事食品之生產經營,其外銷之油類產品就僅能供作飼料用,而不能供食用。而農業廳所謂的「滿足質量要求」,也可能是代表滿足飼料油的質量要求;又因最高法院刑庭會議認定《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的「攙偽、假冒」罪,不需證明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因此即使頂新油不會對健康造成危害,法院仍是以「摻了飼料油」的角度去解讀,判決有罪。

二審判決爭議多 尚待三審釐清

二審翻盤的判決結果一出,辯方自然非常不能接受,認為二審判決有許多缺失,其一在於悖離專家學者的看法,例如在酸價部分,鑑定人認為酸價不代表是否可供人食用,只要在10以內都是適合製成食用油的,而重金屬則可透過精煉程序去除,也無問題;法官卻以CNS規範成品油的標準去檢視原料油,認為原料油的酸價4已超過CNS標準規範的2、且含有鉛,而認為油品缺乏供人食用的品質。這就彷彿拿飲用水的標準來檢驗自來水、拿精鹽的標準檢驗海水內的海鹽一樣,並不合理。

第二則在於法官忽視許多有利證據,例如越南公文中也提及越南大幸福公司的油品「符合當地衛生標準」、上游熬油廠「皆有獸醫衛生條件合格證書、經營登記證書、自由銷售證書以及VAT發票」、我國食藥署也有核發食品輸入許可證、油品通過邊境抽查、頂新以食用油申報、繳納較高關稅,以及前述越南農業廳提及大幸福公司出口「作為食品原料的動植物油脂」等有利情形,法官都不予採納,與其說是公正審酌各方證據後認為頂新絕對有犯罪而下的判決,反較像是先入為主、有罪推定的結果。因此,本案走到二審,仍存有不少爭議待三審釐清,但至少能確定的是,頂新油案中的油品,和餿水油、地溝油、回收油,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